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史海回眸 >> 正文

参加开国大典的年轻人陈震中

2019-03-28 来源:解放日报 作者:邓伟志

  在迎接建国70周年的日子里,我拜访了参加开国大典的年轻人陈震中。

  很早我就从书上知道陈震中先生1946年6月23日作为上海各界人士代表团的11位成员之一,赴南京作“反内战,要和平”的请愿,可是书上对他的具体情况介绍得很少。甚至还有的书上用一个“等”字,把他的名字省略掉的。30多年前,雷洁琼副委员长在向我们讲“下关惨案”时,着重提到在“下关惨案”中,被特务打得流血最多的、几乎打得像死人一样的是陈震中,这一下引发我对陈震中的景仰。

  后来我又向赵朴初先生、梅达君先生打听,知道陈震中在“下关惨案”前是美国办的圣约翰大学的学生会主席。因为提出在中国领土上的大学不能只挂美国国旗,应当再挂上中国国旗,被校方罢去学生会主席职务,而学生仍然拥戴他为主席,于是双方发生了争执。学生把美国国旗降下来升上中国国旗,而校方再把中国国旗降下来升上美国国旗,几个回合争下来,学生砍断了旗杆,留下了1米高的矮旗杆。那1米高的旗杆,在学生眼里成了学校的“三件宝”之一。这一下引起了我的心潮涌动。1958年我在圣约翰大学旧址上新建的上海社科院读书时,几乎天天看见那件宝,每次都会闪出当年那些爱国学生的形象,却不知那些学生的带头人陈震中。自从知道后,更加让我盼望有朝一日能见一见陈先生。

  在迎接建国70周年的日子里,我又想起有文章讲过的一个情节。陈震中是第一届全国政协中最年轻的委员,是参加开国大典中最年轻的一位。更有趣的,他是唯一的父子二人一起参加政协、一起参加开国大典的在世当事人。强烈的求教情怀,让我走进了陈震中的病房。

  当我说他父亲是中国民主促进会、中国民主建国会两个参政党的创始人之一时,他讲了一个生动故事。陈震中先生是1945年在圣约翰大学加入地下党的。他父亲陈巳生是1941年加入共产党的。可是,陈震中只晓得父亲思想进步,不晓得父亲是共产党员。上海解放前夕,中共中央上海局书记刘晓要陈震中带个文件给他父亲。他一看这是党内文件。“父亲不是党员,怎么可以带给他?”有点纳闷。就是在1949年他父子俩同登天安门城楼时,他也只知道父亲是进步资本家,不晓得父亲是中共党员。

  当我问起下关惨案时,他不说他挨打的事,只说周恩来从他病房的窗户上看见中山陵,说:“蒋介石的行径违背了中山先生的教导。”

  当我说起开国大典时,他说:“我参加‘六二三’是以学生身份,我参加开国大典也是以学生身份。我永远是学生。”这是他的谦虚。他出席开国大典,是作为上海市第一届学联主席、中华学联副主席去北京的。

  说了没几句,护士到门口示意时间到。我只得依依不舍地离开。可是陈老坚持要送我出门。他身体欠佳,我怎忍心让他送?他说:“你文章讲赵朴老送台湾和尚的故事,给我印象很深。我从小生活在朴老身边,应当学习朴老的优良作风。”

  除了英勇顽强,为人谦逊会不会也是陈老能登上天安门的品格呢?我离开陈老后这样想。